首页 关于德盛 德盛视点 专业服务 成功案例 新闻中心 联系德盛  
德盛视点
2012年期刊
2012年期刊
2011年期刊
2010年期刊
2009年期刊
2009年9月刊 /Dosom Viewpoint 首页 >  德盛视点 > 2009年9月刊  
不少公关稿件为何不受读者待见
发布时间:2009/9/15

这里说的公关稿件不是指公关身份的人所写的稿件,而是指以“公关”作为目的的稿件。作为曾在媒体待过的公关新手,本文仅就公关稿件被多数读者漠视、厌弃的现象发表一些个人看法。 
  公关行业已经成为热门行业,公关稿件也已充斥着平媒和网络。据个人的观察,包括网民在内的很多读者对于公关稿件基本上是“深恶痛绝”的,很多读者一看文章标题,嗅到一缕“公关气息”就马上 pass 过去了。公关稿件被读者厌弃自然就达不到想要的目的,这无疑伤害了公关行为的价值,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? 
公关稿件易犯弊病 
  就个人看法,很多公关稿件没有一双明亮的“眼睛”,显得空泛、混乱、不知所云。义理是文章的灵魂。没有思想的文章,即便再华丽也只能是“盛装的尸体”。公关被很多人认为是做表面活的行业,这并没有完全错。作为服务性很强的行业,公关为客户做装潢,是一种门面活。然而公关的第一目的,仍然是为了构建公共关系,而非为了表面活而作表面活。客户付出金钱和精力进行公关传播,不是为了制造垃圾文字。 
  公关传播甚至比媒体的目的性还要强。媒体的文章是向读者传达信息,但通常作者并没有被限制在一定的框架之内,比如这篇文章一定要传达什么信息,一定要体现什么立场等等。媒体记者写文章,有时候只是向读者叙述一件事,然后附带自己的想法,行文的姿态可以是商榷式的,可以是猜测式的,可以是模拟式的,可以是叙述式的。而公关稿件必定有特定的目的。这就需要公关撰稿人为稿子准备一双“眼睛”,然后通过对事件、行业、人物等的透析将这双眼睛擦亮,为它注入“神”,而不是一味反反复复地唱高调做无病呻吟。(当然大唱高调常常是需要的,甚至是客户要求的,但如果能在精辟的见解之间掺入高调,文章的可读性和可信性势必大大提高)。
其次,很多公关稿件行文罗嗦,信息被严重稀释。或许是因为客户要求,或许是因为作者对所写的对象见解不多,或许是为了追求华丽刻意玩弄文字,很多公关稿件繁冗拖沓,表达重复,行文缺乏行进感,迟迟进入不了主题或离题万里。出现这种情况,大概是因为公关撰稿者服务跨度较大,有时候对某个行业或产品知之甚少,由于时间关系又来不及补课。这就要求公关撰稿人平常注意拓宽知识面,尤其是掌握快速收集资料、快速抓住问题实质的能力。另外,就我的个人观察,有很多写文章的人本身就是个没有想法的人,所以就陷入摆弄文字而非运用文字的错误境界。 
  再次,公关稿件几乎天然地陷入“不真”的指摘。比如对于新闻稿来说,公关有公关的写法,似乎无可厚非,然而我常常注意看一些外国媒体写的报道(翻译过来的),感觉他们的“公关气息”似乎少点,即便是做新品推出的稿子,外媒的报道似乎技术含量也较高。这可能与很多因素有关,情况复杂,在此暂不展开。不过,如何将公关稿件写得更“真”、更“实”理应是公关写手职业中的常备命题。     
公关新手自查 
  我个人在读文章、写文章上有偏重“外貌”的倾向。之前做记者的时候,对那些用词华丽的文章很偏爱,会仔细研究一下,期待自己也写出那样的文字。但作为 IT 记者,我几乎很少看那些文章的内容的好坏。是否深刻?是否公允?是否有独立见解?这些我就几乎没关注过了。 
  但是,渐渐陷入迷茫之中。单从文字来看,在 IT 记者里面,我的词汇算是清新、丰富的了,但是没听到谁评价过我写的文章的思想,基本都是一句“很有文采”“很有才气”这种泛泛的评价。我自己也很少对自己写的文章满意过。而且我写文章的过程似乎也陷入雕虫酌句当中去,基本上就是先搭好框架,然后构思如果写出新奇的句子,如何堆砌华丽的词藻,这样写起来通常很折磨,而且写完之后没什么自信。因为感觉自己脑子里对这个东西并没有什么看法,只是按照命题找了一大堆不那么恰切的文字去装潢它。
近来,接触到比较资深的公关撰稿人,也研究了一些比较好的公关稿件。我觉得就文笔来说,应该我是不差的,但看他们的行文,都是用思想来驱动,所以读起来有行进感,能够感到一种“气”在流动。而我的文字是静态的,每句可能都是合乎语法、用词秀气的,但通读下来往往给人不了什么印象。因为我根本没在阐述什么思想,至少没把思想放在第一位来考虑。 
  没有思想的文章没有功用,而写没有思想的文章却显得很“费劲”,这是可以想见的。如果一个画家心里并不知道自己要表现一个什么主题,这样的状况让他去作画,肯定是“难为无米之炊”的。 
文章要有思想,需要写作者怎么做? 
  我觉得;首先是要存“真”,或者讲叫不虚荣,不做表面活。如果一个人写文章前,首要考虑的是能否在文字技巧上艳惊四座,那最终他写的文章可能就是“盛装的尸体”,华丽的外衣裹着无神的躯壳。其次要存“思”。文学能够流传,大多是因其思想,所以要做一个文人,就要先成为一个有想法的人。古代有宫廷体、花间体这种注重形式的文学流派,虽然风靡一时,但不能流芳后世。唯美的艺术不是完全没有功用,但对于世界、对于文明的意义毕竟不大。何况对现在这个一切都要讲究“生产力”的商业社会呢?现在更多地是应用文时代,商业文明价值观支配下的写作动机和高节奏的阅读环境,要求我们写更具目的性的文字。然后还要加强自身修养。文如其人,作者的价值观、审美观、道德观是“生发”文章义理的源泉,源头不清、不活,就不能写出澄澈流动的文章来。

 

公关咨询 策划撰稿
媒体传播 新媒体营销
活动会展 监测分析
危机管理 设计制作
标准化的服务体系
完善的保障机制
[2007年金融行业最高规格的酒会——“金聚王府,融享端阳”]
2007年6月,工行行长杨建生...
[公关营造法兰西浪漫床品形象]
在Dosom接手之前,馨亭(L...
[助力诺基亚转型,维信流量大增]
2006年底,德盛成为诺基亚的...
[强势传播,续写“经营之神”王永庆精神传奇]
2008年10月15日,台湾著...

Copyright©2005-2013版权所有       版权声明 /京ICP备07504516号       德盛公关Dosom Communications Co., Ltd.       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9号理工科技大厦607室     

德盛微博:http://t.sina.com.cn/dosom 德盛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osom